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憶望佛教一個新時代的法門興起 /首愚和尚

普說準提·《憶望佛教一個新時代的法門興起》

首愚和尚於二0一一年六月峨眉準提四開示
(詹淑美紀錄)

      讓這粒準提種子成長的是很豐盛營養的土壤,來自於禪宗的《壇經》、來自於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來自於般舟三昧、來自於安般法門、不淨觀、白骨觀,乃至藥師佛的藥師法門、地藏菩薩的地藏法門、普賢菩薩的華嚴法界觀。因此大家修準提法要「深耕密植」,所謂深耕是達到跟般若相應才叫深耕,而密植指的是廣大的菩薩行和行持此法的深厚功夫。

      一九八九年南老師從美國回到了香港,特別從香港打電話給我說:「你不要眼光那麼短淺,只是停留在台灣,將來中國大陸的佛教,你還是要多關心、關心。」因南老師的啟發,我寫下了八個字「實行正道,莊嚴世界」,這是指十方禪林的基礎建立在寶島台灣,是創建十方禪林的三大目標裡頭的第一個目標;第二個目標「協助正教中興於神州大陸」;第三個目標「宏揚正法普及於寰宇世界」。

      我從一九八八年, 第一次到廣東韶關南華寺朝拜六祖;之後又到雲門祖庭乳源雲門大覺寺,那是禪宗雲門文偃禪師的道場;還有廣州的光孝寺、六榕寺、丹霞山的別傳寺也都去了。

      隔年一九八九年,就透過建立香港志蓮淨苑的宏勳法師幫我接洽,由江蘇省宗教界安排了大陸四個省份的佛教叢林的參訪,由我跟沈建築師帶團展開了跟中國大陸佛教界的一個交流。

      從一九八八年開始到現在,我跟中國大陸佛教界的交流已經有二十多年歷史。當時的上海灘非常沒落,整個上海、南京,到了晚上燈光都暗暗的,烏漆嘛黑,那時我想:「有名的上海灘怎麼會是這樣呢!」一九九0年,我到廈門南普陀閉了半年關。同年奉了南老師的指示,跟北京的中國佛教協會有了接觸,向中國佛教協會訂購了一百套的《房山石經》,書款人民幣一百萬,這也都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隔一年又到更早前就參訪過的海南三亞南山寺,為幫助南山寺的建設投下第一筆款。然後一九九一至一九九四我就在北京佛牙塔閉了三次關,這是在中國佛教會會長趙樸老及南老師的安排下而成的。到了前年,我在大陸一年打了三十幾個七,去年打二十幾個七,整個行程的安排和執行在多方面配合下通暢無阻,人數最少的一百多人、最多的五、六百人。我想這樣一種對正法正教的弘揚而沒有任何的私圖之意,對大陸社會而言是被接受的。

      我是在民國五十八年,當兵的第三年,看中央日報副刊有關《壇經》的辯論,從《壇經》上面找到生命的皈依處。看《壇經》的同時,沒有多久就皈依了台中佛教會理事長上聖下印長老。接著民國六十年便依我的剃度師仁公上人出家了,那時日常法師、惟覺法師也都是親近我師父。民國六十一年,我師父仁公上人跟日常法師應美國佛教會的聘請到了紐約,我則到了佛光山讀佛學院,學程五年,當了兩年的男眾部糾察。就在佛光山,見到應請前去的南老師,參加了南老師的禪七。

      在佛光山學習間,我閉了四次般舟三昧關,後於民國六十八年的一月三號,離開了佛光山,到台北跟南老師成立〈大乘學舍〉,接受南老師的準提法灌頂。民國六十八年,也就是三十二年前,我就已經接到準提法的灌頂傳法了。接受傳法的第一年,我也開始為我們十方叢林書院的學員講解儀軌,而對外也有比較小型的準提共修會的成立,那時我可以說是現買現賣。為什麼能夠現買現賣?我是從般若、從禪宗的心法下手來講準提法儀軌,準提法不是那麼好講的!

      接觸到禪宗的同時,我接觸到《楞嚴經》的「二十五圓通」,其中我獨鍾於「耳根圓通」。可以說禪宗心法跟耳根圓通法門是陪伴著我整個修行的佛法要領。

      南老師離開台灣之前,把整個準提法的綱要都傳下來了。民國七十三年底到七十四年初,南老師親自帶領我們修法十三個禮拜,就在這十三個禮拜中我真正體會到準提法的整個脈絡,差不多都把它弄清楚了。

      到了民國七十四年農曆的三月十五、十六兩天,南老師舉辦了在這一生裡頭他唯一公開對外的灌頂法會,大概有好幾百人參加。之後,我們就在台北成立準提共修會。民國七十四年七月五日南老師離開台灣去了美國,這時整個建設十方禪林的擔子就落到我的身上了。

      南老師公開灌頂後沒有多久,民國七十四年的九月我就找到了後來創建十方禪林的這塊地。我們滿山遍野種植了樟腦樹和馬尾松,現在全山大家都可看到樟樹林、松樹林的蹤跡,其中有許多是二十幾年前我親自種的。

      2004年我決定要到上海去閉關,那時南老師就提到了武夷山,但他說:「小隱於山林,大隱於市」,提點我要到上海閉關。不過,他可另又說:「武夷山還不錯!」我說:「好啊!老師,那我就到武夷山去閉關。」然而他卻回說:「機緣還沒到,機緣還沒到。」因此我2005年在上海差不多閉了一年關。

      到05年年底,我終於到了武夷山,看上了天心永樂禪寺的關房。回來就跟南老師報告:「老師,我現在有三個關房了」。一個在武夷山;一個在終南山,那是本來老師已經幫我備好的一個關房;另外,在成都的青城山,有位法師也幫我打理好的一個關房。

      我說:「老師,我現在有三個關房,你看我到底去哪個地方比較好?」老師說:「終南山、青城山你就不要去了,直接到武夷山」。所以05年年底我到了武夷山。06年的三月分,我就在武夷山閉關閉了一百多天,但因緣不具足。

      後來就上了現在的黃石頭,主人是魏東生居士,他是武夷山人,在上海發跡,建了幾十棟的公寓大樓。他把他原來自己要閉關的地方讓我閉關,這就是南老師要我到武夷山閉關的因緣。

      至於現在台灣的峨眉道場是南老師看到空照圖立刻對我說:「你不用找了,準備錢,就是把它買下來。」峨眉道場是南老師的一個指示就買下的禪林基地。而我到武夷山閉關,也是南老師的因緣。所以,峨眉跟武夷山一樣對我是很深的一個法緣關鍵。我到武夷山,我在中國大陸的整個弘法的法緣灑開來了。現在在峨眉跟武夷山成立的這兩個閉關中心,在我內心裡頭是同樣重要,我把它們作為連通兩岸將來弘法的平台。

      現在諸事俱備只欠東風。什麼東風?我在禪宗方面、在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法門方面,特別是耳根圓通的修證,哪一天成績滿意,就是我真正為正法正教,正式「實行正道,莊嚴世界」開展的時機。前面的一切,等於是寫文章的序文。

      六祖惠能大師在唐朝發揚光大禪宗,禪宗在印度二十八代都單傳,到了中土的五祖還是單傳,再由五祖弘忍大師把衣缽傳給了六祖惠能大師。五祖弘忍大師一千多弟子雖有如慧安國師得其法者,但直傳的只有六祖惠能大師。可是到了六祖惠能大師,他座下得法悟道的有四十三位,完全是平民化的普傳了。乃至到了他的徒孫,馬祖道一禪師,得法弟子更有七十二位,禪宗五宗七派的宏大架構已經完成。

      然而在這時代,要開展的已經不是單純的禪宗了,而是禪宗的另外一個面貌、從如來禪到祖師禪更完整的一個系統,我們所修習的這個準提法門貫穿了如來禪跟祖師禪以及前述觀音耳根圓通等諸法門,這正是這個時代應機所要開發的、開展的一個大法,就請大家一起以好好的自修來迎接這個佛法的新時代的來臨吧!




-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萬法既不從緣生,亦不非緣生

南老師說:萬法既不從緣生,亦不非緣生 南公懷瑾上師 講述 第四十二章 龜跡能卜空有迷 《宗鏡錄》第四十四卷,從這裡開始,講到生滅與不生滅的道理。 .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