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由心月輪觀解脫生死之道 /洪文亮 先生

普說準提·「由心月輪觀解脫生死之道」

由心月輪觀解脫生死之道

--洪文亮醫師

大悲為首
大家在這裡打坐、結準提手印、念準提咒,專修那麼久的時間,所為何來?腳會麻呀!天氣一熱,會汗流浹背呀!有時還會記掛著外面呀!
何苦來哉?
為了救拔在三界輪迴的痛苦眾生,所以希望自己趕快成佛去幫忙這些苦難的朋友。否則,若只為自己有大力、大神通,甚至不必再受生死輪迴之苦,才精進修行,有這樣的念頭就錯了。換言之,若非為了要利益三界無量無邊的眾生的痛苦,發起慈悲心而想成佛的話,那你是不會成就的。
所以綜歸一句,一定要從慈悲心發起——為了利他,我要趕快在最短的時間之內成佛。

轉化色身
釋迦牟尼佛這一世有色身在印度,他與我們身體有什麼不同的呢?他也吃飯、也喝水、也會責備弟子、受傷也流血、也上洗手間……,這跟我們有什麼兩樣呢?在這方面,他現出化身佛的狀態,而化身佛的生活形態看來與我們相同的。
另外,有相當道力的人,譬如修行已臻“初地”以上的“地”上菩薩才能見到報身佛,平常我們凡夫是看不到的,只能看到化身佛。
現在,我們為了要和他一樣修成佛,至少就要懂得修行的方法、奧妙和竅門。否則,光是整天在那裡念著:“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就想要佛來接引你?
如果他沒聽到或太忙了沒來,那你怎麼辦?
佛告訴我們,要把你的身體轉化和他的一樣,並非單要你在聞思上成就而已。只因為我們這個肉身與他的色身一比,臟得不得了,裡面走的氣也亂七八糟不干淨,脈又亂又糾纏,明點也是昏暗的,所以貪嗔癡樣樣不缺。世尊說,我們用這樣不堪的材料去做到不貪、不嗔、不癡,當然無法成就,因為這些貪、嗔、痴自然會冒起。
換言之,在你的色身未轉化之前,光聽不練,就想去除貪、嗔、痴、妄念,那是癡人做夢,不可能的。

調柔心氣
我們具有的這個色身,生氣或貪念起時,呼吸、心跳就會加快,氣就會變粗;反之,較寧靜時,氣就比較平和、比較細。心與氣,有如騎馬的人與馬的關係,心沒有氣的作用,它是不會動的。假如騎的馬是野馬,不聽使令,坐在上面的人哪能自由自在?你想不貪,它便把你甩下來,這是氣沒有調好的緣故。所以事實的修持方法,是不專講道理的,它先教你把注意力集中在“氣”上,上座念佛、結手印等等去善自調氣,這個“氣”與“空”在
念誦時,就會自然慢慢地配合,而不是用思維直接做到。
當我們修持,要把“氣”和“空性”結合起來時,潮湧般的習氣、妄念就來阻礙你,這時你即要專一、誠心、懇切的,一句一句念下去,不要再多加思想,慢慢的,你的氣才會逐漸調柔,脈也會隨著淨化。申言之,你修準提法生起次第,跟著首愚法師老老實實地念誦,日積月累,身體裡面那些起伏變化的各種各樣的氣,經過調理順暢之後,就不會再那麼任由思想
、感情而奔馳、放逸了。

淨化氣脈
當然,生起次第並不一定把你體內所有粗的、臟的、亂的氣都攝入消融於中脈。而其實也並不是真正有一個中脈,只是用言語、文字來表達那經過調柔淨化之後,已能完全受你指揮的氣的道路罷了,也就是說,當雜亂的粗氣消融之後,剩下來
那個很微細的氣才能在中脈里活動。
普通一般人,中脈裡是沒有氣流通的,所有的氣只在左右兩脈以及其它七萬二千細脈裡亂動,這些氣動得像野馬奔騰一般,那騎在馬上面的便是我們的“心”——思想、意識、感情。這個心,叫“粗糙的心”。但這個心並非單指愛吵架、愛相罵的心,而是面對著境界知道我在看、我在聽、我所看、我所聽的心。
這都是粗心騎的那個很粗的氣發生了作用,讓你覺得的確如此。
當我們藉由真正的修持,而把這最粗糙的氣調順,直到最後只剩最微細的氣在中脈流動時,開始的感覺是白茫茫的一片,我們叫“白心”,然後是紅紅的,叫“紅心”,再後是“黑心”,透過這一境界之後,光明方始出現。
易言之,由於你誦咒、念佛到凝然而久久定在心的明體時,粗氣便告消融,隨即順次出現白景象心、紅景象心、黑近成就心,最後光明一片。

自心看自心
更詳細的說,我們平常用的“心”,象聽什麼、看什麼、判斷是非,都有能、有所。現在,由於你定慧的修持,粗心的作用沒有了,粗氣也消融了,剩下來的細氣和細心配起來讓你不再有能、有所之分。這是,白色景象心——白茫茫的一片的境界就呈現了,但這景象並非用眼睛去看的,而是自心看自心的境界,好比牛奶倒進牛奶、水倒進水一樣。
所以密宗大手印的“手”並非指我們肉身的“手”,而是“善見”。
何謂“善見”呢?我們平常看東西,是粗心的作用,不是善見,俟心變得很細微了,它覺受它自己本身,沒有能、所的二元境界了,才叫“善見”。
若是念頭一動,那又是在思想了,不叫善見。
在粗糙的氣尚未消失前,我們總是在看、聽、觸的境界中貪、嗔、痴、分別你我,也由於這個經驗培養出我執與法執。現在你了解這粗心、粗氣所展現的境界之後,就知道唯有靠你精進禪觀或念佛,一句接一句、一念扣一念,慢慢使粗的氣消融掉,才會發現細氣帶著細心境界,能夠自心看自心,也就是所謂“善見”的道理,很善巧的可以看見了。
亦即大手印“手”的真義。

辨證假相
當細的心達到更細微時,就呈現紅景象心的境界,這表示陪著它的氣更細了,再俟黑近成就心出現時,這心就更加微細,好像泡沫消融於水面一般,大泡沫先消,接著中泡沫,最後小泡沫也消融了。這時所呈現的境界即是——光明一片,這樣就到了嗎?
還是沒有,但這個過程卻是非親驗不可的。
“粗心所呈現的二元境界是虛妄的”,這一點很重要,希望大家要多加體會,但你說:“明明有貪嗔癡呀!”是的,當你還沒有真正修持(不管你修哪個法門)證到那個分別能所假象的根源——自心的體性時,你就永遠去不掉你的貪嗔癡。
換言之,只要你證到了,你才會恍然大悟,“哦!真的一切如夢如幻,諸法本空!”

兩種身
我們的身體有兩種,大家要聽清楚,這是方便說的:一個是粗的,可以覺受到痛的、酸的、或舒服的“粗身”,它具有精神的作用。這粗心配著粗氣,使你投胎三界變成肉身。換言之,粗氣構成了我們的濁身;粗心也構成了我們的眼、耳、鼻、舌、身、意所緣的六識。
另一個是比較細的身,它配著的細氣就在我們的心輪之處。

不壞明點
心輪的中間,有中脈通過。這心輪中央,有個心苞,裡面藏著“不壞明點”。這便是我們的爸媽精蟲與卵子變現來的。
它一方面從爸爸(精蟲)那邊帶白明點;另一方面又從媽媽(卵子)那邊帶來紅明點,而在我們的心輪處形成了“不壞明點”。
這“不壞明點”含藏著最細的氣和最細的心(細到不能再融解了)。當然,它不是固定的,否則你又落入“有自性”的觀念去了(注意,這不是平常所說的靈魂)。
它是生生滅滅的,當我們臨終時,“不壞明點”就會打開,裡面最細的氣和心直到這時才得以自由解脫出去。
就輪迴而言,當它變成了中陰身之後便去投胎,所以一個人臨死時,意識會慢慢地模糊,像海市蜃樓一般,然後看到煙一樣的境界,再變成如螢火
一樣,而後變成如燈焰的境界。
一個人在睡覺時也有相似的過程,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自己粗的心意識已經睡著了,後來的一切當然不知道。
死的時候也是這樣,到最後光明出現就是所謂的死淨光,這時認不到它,就只好輪迴過去了。

七次中陰身
淨光明一過,就會返過來回到黑近成就心,於是心會愈來愈粗,直到完全清醒過來,終於變成中陰身。中陰身平均約有七次生死,一找到業緣適合的,他就去投胎。找不到的話,中陰身就又會死過去,一樣從海市蜃樓開始:心的作用逐漸消融……最後一片黑,接著死光明出現,這時若還是找不到業緣相投的去投胎,就
又會變成另一個中陰身,如此周而復始。

死淨光與睡淨光
死的時候,最後呈現的光叫“死淨光”,那是最後最細的心,也就是依此去投胎輪迴的。睡覺時“粗”心的作用逐漸消融,到最後“睡光明”出來,這與死亡時出現的“死光明”道理是一樣的,都叫做“母光明”,可是這“睡光明”的出現,
我們一般認不到。
現在大家修準提法,修生起次第、圓滿次第,等到將來在死淨光出現時,能夠認取,終於才有機會成就法身或報、化身。否則,無常一到,“粗”心的作用逐漸消融,財產、名利、妻子、兒女……什麼都不記得了。也不必等到細的心消融,便都昏迷不覺了,因此,還有什麼好計較的呢?
到了細心作用時,白、紅景象心、黑近成就心相繼出現,最後光明一片,便是決定你輪迴或成就的關鍵了。
我們在世時,若是沒有親近善知識,沒有真正修持,不積聚福德、因緣,去修生起次第、圓滿次第,乃至修的時候也沒有好好的用功,或者不懂得其中的道理,只是傻乎乎的
在持咒、念佛,那麼,俟你分段生死時,死淨光——最細的心現前,你自己就無法認知了。

幻身成就
準提法的修持,從生起次第到圓滿次第,就是一步步假想由心月輪放光,最後自己也融入一片光明中的,這也是修三身成就的道理所在了。八瓣蓮花中間“唵”字放光,到準提佛母出現,是修報身佛,所以這是一門非常簡捷的殊勝法門,必須靠各位真正精進用功的修持,將來在臨終時才有把握。
換言之,平時沒有這種熏修,將來一定渾渾噩噩,最後只好隨業往生了。
不壞明點是我們投胎輪迴的主依,它雖然常住在心輪,但卻是生生滅滅而無自性的。粗的氣構成的肉體,遲早要死掉,那不是真正的你,而你卻拼命去抓,真的“憑依”反而不去探討,不去認取,這不是顛倒嗎?故唯有利用那連續投胎所主依的最細心、最細氣去成就幻身,好像夢裡自然形成的夢身一樣,以這個幻身才有可能轉成佛的化身,否則佛的化身哪裡來?
秘密就在這裡。
現在,大家還覺得這個粗糙的身體可惜嗎?只要稍微知道這粗心變現的境界都是騙人的,那就要想辦法用念佛、修準提法或禪觀等各種力量把它消融掉,讓細“心”、細“氣”的境界
現前,甚至到達第四空——全體空光明現前再出定,否則,光說理論是不會有什麼受用的。

氣脈變化
有人打坐時靜坐到極點,會聽到觀世音菩薩在他耳邊講:“某某人呀,諸行無常,諸法無我啊?……”有時會看到阿彌陀佛現前,諸如此類,那是由於氣脈變化所引起的覺受,所以你千萬不要去執著。至於如何了知真實的悟境與覺受呢?
舉凡由氣脈變化所引起的情況,隨各人而有不同,具有方向性和時間性的,都不是契入證悟的覺受。
有時候,當你修到粗氣慢慢消失,只剩餘下比較細的“智慧氣”在中脈裡流動時,你會覺得天旋地轉,甚至昏頭轉向,受不了了,要倒下去了;有時也會覺得胸口劇痛,象針錐到你的心窩一般,或肩膀痛得提不起;也有時會覺得樂明無念,林林總總的現像都屬於氣脈變化的情況——戲論的圓滿次第境界罷了


全體空光明
我們修法——念誦準提咒、靜坐、安住在“諸法無自性”的“空”上,就是要趁清醒的狀況下,去經歷睡眠或死亡時所呈現的光明。開始當然是心意識造出來的“空”,但久而久之,意識思維自會慢慢消融,到最後“不屬於意識思維的境界”現前,清清楚楚,自心看自心。
假如你只在意識思維里了解境界或覺受舒服,這些都不是。
所以說,要修佛,就要盡快成佛,利益終生,不要老是在理論上自我陶醉。而我們的色身要如何才能轉成跟佛一樣的呢?佛的化身何以那麼變化自在?他的報身又如何來的呢?
這些本來就是“全體空光明”的幻現,那個光明於一念中認取到了就是,這也是我們修行的重要目標。

老實修行
那麼,要如何去消融二元能所的思維呢?有很多方法——念佛、持咒、禪觀……,根器好一點的,妄想較易消失(因為罪業較輕),智慧高一些的,憑他過​​去的福德、因緣,一听就能了解這個道理,就可照著殊勝的方便盡量把粗糙的氣變成智慧氣,這是無法用理解去做到的,唯有老老實實憑藉修氣、修脈、修明點或脩大
手印等等去完成。
若是連生起次第也做不好,那該怎麼辦呢?只好計數念佛,今天念一千次,明天念一千二百次,目的也是為了調柔“氣”,讓自心的明體自生自顯。
至於你修哪個法門,純粹看你的根器而定。

歸元無二路
要把氣融入中脈有許多方法,通常要從幾個要處進去。
過去有成就的慈悲上師們告訴了我們各種門路:心輪、臍輪、喉輪、頂輪、額頭的氣輪,還有一個是喉頭與心中間的火輪(這個比較少用)。
如果你修出拙火,可在臍輪處,觀想一個“阿”字在中央,紅紅的、熱熱的,起先用思維,把心安住在那裡,然後把它與你的心合而為一,也是觀想自己能夠知道、能夠看、能夠聽、能夠感覺、能夠思想的,即是在心輪中央觀想有個“唵”字在放光,這樣久久地反复地修觀,也
就是一種洗腦的作用。
有時候,我們生氣,胸口就會覺得悶悶的,那是心氣糾集在一起了。等事過境遷,一下豁然開朗,心胸也就寬鬆了。所以說,心輪是一個很重要的關鍵。
過去的貪嗔癡變成了又髒又糾纏不清的氣,無法調順,故非得把所有的氣透過心輪融入中脈不可,否則就甭談證道成佛了。

智慧氣
一個人打坐修定時,如果能夠慢慢的把雜亂的濁氣理清,只剩下乾淨、順暢的氣在中脈流通,他雙鼻孔的外呼吸一定停止,肚子裡的胎息也逐漸平靜,身內
所有的氣終於攝入中脈,變成智慧氣。
這時,雖然外呼吸停止,也不會死。可見靠外呼吸活著的是粗糙的氣和粗糙的心所變現的五蘊。所以說,若連心息都沒調柔,卻硬說:“諸法無自性,慈悲喜捨……”這豈非自欺欺人?體內的氣亂動,它還會聽你的嗎?你騎著的野馬狂奔亂跳,它要你摔下來,你就不得不摔下來呀!境界一來,你就又嗔又貪了嘛!
除非你把氣調柔得很順暢,親證到心息不二,那自然就不同了。
何以修了半天,還老是給境轉呢?那都是習氣在作祟那!佛的色身是如何成就的?我們的肉體可以直接轉化嗎?
父母給的粗的那一面,虛妄不實,不可靠,我們要利用最細的心和最細的氣去成就三身呀!

如救頭燃
凡夫的色身是粗氣構成的,而其思想、感情是“粗”心的作用,粗心讓我明明白白覺得有能所、有這個、有那個、有自己、有對方,所以當然會競爭,會計較,會分別好、惡、是、非,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這些都是粗心粗氣所變現的魔術,它本來是虛幻而不實的,等你死時就只好隨著業力轉了,因為你根本認不到淨光明。睡時也是一樣,都睡著了,一醒什麼都過去了,永遠看不到睡淨光。所以當我們清醒時,就要好好修持,唯有如此才能調柔心地,證得心性本來,但你千萬不要再起個念頭:“我在念準提咒,要把氣灌入中脈”,
這樣你又在莫名奇妙了。

輕輕安住
觀心月輪,也是修氣的一種。修氣如果用力太猛,尤其是強烈的屏住氣——寶瓶氣的修法而引起的“氣病”,佛菩薩都愛莫能助,“氣病”最可怕。寶瓶氣的修法有兩種:一種是強有力的去修,一種是很自然、很柔和的去修。前者的修法是很容易把你的氣歸入中脈,但比較危險,即容易產生“氣病”。現在有很多修氣功的人,弄出很多問題就是這樣來的。
所以修練氣功,最好不要用猛烈的修法。
觀想也是一樣,太猛了容易引起問題。輕輕地安住與緊緊地抓住不同。輕輕地安住在觀想的對象,毛病就少。太猛地觀想,執意不讓它(心念)亂跑就是多餘的。
這一念本身就有害,所以只要心念輕輕安住在心的明體上就可以了。

消除業障
一個人修氣脈不如修自心的體性來得殊勝。想要消除業障,直接由修自心的體性下手,是沒有得不到受用的。譬如你念準提咒,觀想準提佛母,就要一句一句誠懇的老實修行。
而不要再加多一點其它的念頭,這樣熏修,本身就是在修自心明體,俟有朝一日它現出時讓你認到,則一切業障自當清除。
講氣脈、明點只不過是為了讓大家知道佛的色身、氣脈、明點是與我們不一樣的。所以我們縱使理論上高談闊論,也無法做到真正的慈悲、或捨離貪嗔癡。換言之,你想要勘破能所二元的幻境,除了各種有為法之外,也可以無修無證,坦然安住在自心明體上,念念分明不散亂。
不要再動個念頭:“這樣可以消除我的業障嗎?就能讓我成佛嗎?”否則又多一個妄念,在那裡空言多舌,多助長我們輪迴的動因了。

--錄自《無上甚深妙密法》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南老師說:「證空修有」成就淨土佛國

南老師說:「證空修有」成就淨土佛國 下面就開始講淨土之行。大家看到淨土就很容易聯想到流行的淨土宗,念佛法門。道理是相同,可是原則不同。一切佛法都 ...


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