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費論壇 繁體 | 簡體
Sclub交友聊天~加入聊天室當版主
分享
返回列表 發帖

《緬懷"一宿覺"》/首愚和尚

普說準提·《緬懷"一宿覺"》

首愚和尚講述

      我們修道是為了悟道。悟道以後為証道,証道以後才可以行道。証道後,行道才有力量。那証道又是怎麼一個境界呢?唐朝《永嘉大師証道歌》透露的消息相當值得我們參研。永嘉大師是浙江溫州府永嘉縣人。後來不用他的法名玄覺,大家為紀念他對禪宗的貢獻,改而直接用他所出的地方來稱呼他。

      永嘉大師年輕時,專門研究天台,對佛教的教理非常透徹,後來看了《維摩詰經》,發明心地,有一次六祖的弟子玄策禪師,他在六祖座下悟道,訪遊到了永嘉大師的道場,聽到大師的名氣特別去拜訪他,一談之下,兩個人非常投緣。從永嘉大師口中所講的,玄策禪師認為頗暗合祖意,所以就勸他:威音王前,無師自通是可以的,威音王之後,你不找個明眼善知識印證,很危險!永嘉大師蠻謙虛說,我們談得這麼投機,你也可以為我印証啊!玄策說,那不行,你還是要到廣東求印証才好。現在的韶關在廣東、湖南、江西交界地方,六祖大師的肉身還在那裏的曹溪南華寺裏。

      民國七十七年,十方禪林開山寮落成的那一年,我身體不好,五月份落成大典圓滿後,我到了香港見了南公懷師,懷師說:怎麼搞的,告訴你那句話,讓你得訣歸來好修行,就是「心月孤懸,氣吞萬象」這二句。這一下等於又提醒當年我看《壇經》的特殊經驗,一回台灣也沒有吃藥,身體就慢慢的好起來了!

      那年,對岸還沒有開放,我已先行進入,同行的有我的同學、香港的妙光法師和后里的李華榕居士,我們三個從香港坐火車,一大早,從九龍經過深圳,慢慢到了韶關,是特別為了去拜見六祖的。南華寺有三尊肉身菩薩,第一位是六祖,第二位是憨山大師,第三位是丹田和尚,從三尊的氣象可看出道行硬是假不了,憨山大師的像還好,丹田和尚的臉,輪廓已經不太像了,惟有六祖的肉身,栩栩如生,不得了。六祖的成就很高,懷師稱他為「東方佛」,一點也不為過。你看他留下的《壇經》不得了的,影響中國文化很深遠。

      聽玄策禪師之言,永嘉大師便爬山涉水前往廣東參訪六祖。才一見面,永嘉大師沒有禮拜,右繞六祖三匝,鍚杖往地上一「蹬」,換句話說,就等著祖師您來考我吧!永嘉大師這表現可說很有自信心。不像一般人,求大師讓我開悟,幫我明心見性,他不來這一套。反過來說,他還在考六祖呢!看六祖有什麼反應。結果六祖棒子一下就來了!他說「夫沙門者,具三千威儀,八萬細行,大德自何方而來,生大我慢」,做一個修行人要謙虛嘛!來請教人家,也不依佛教之禮而行。可是永嘉大師卻表明他不來這套禮節,因為「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我來是要解決生死問題,而無常迅速,我沒有那麼多時間好跟人在那邊拐彎抹角的。

      永嘉大師這個回應非常好,可以說是表現了一個真正衲子的本色。於是六祖便告訴他「何不體取無生,了無速乎?」你說「生死事大,無常迅速」,那你何不去體悟本來無生也無死,那樣又那有什麼無常迅速的問題呢!永嘉大師聽了便說:「體即無生,了本無速」,他針對問題見招拆招,做了徹底的回應,其意是:生命本體是不生不滅的,又那有什麼無常的快慢好講呢!六祖對他的回話很滿意,便說「如是!如是!」是這樣!是這樣!很乾脆地就印証了永嘉大師與道相應。到此「玄覺方俱威儀禮拜」,永嘉大師這時才禮拜了六祖,等於受了六祖的法教,拜得一點也不含糊。這等於密教上師在找弟子,弟子在找上師,沒有相應,不輕易認同的。

      禮拜好了,永嘉大師一下子就要告假。六祖說「反太速乎?」怎麼一下子就要回去了,太快了嘛!你看人家隨便一句話,就可以契到佛法問題的中心,永嘉大師卻回說:「本自非動,豈有速乎?」他一直冥契於道,當然不會被六祖在另一回合的問答中考倒,只是更証明了他與六祖的心心相印而已!他說,本體沒有什麼來去、動搖,那會有什麼快慢。六祖便問:「誰知非動?」那麼那個知道那個本體沒有動的,又是誰呢?永嘉大師回說:就是你「仁者自生分別」啊!你自己有分別心才會這麼問:是誰知道本來沒有在動嘛!既然沒有在動,又那會有一個誰動念來知這件事呢?

      永嘉大師毫不客氣的,他臨機不讓師,依法不依人,總是時時處處以真見真,從不作假。這時六祖便又肯定他說:「汝甚得無生之意。」可是人家捧他,他也不自鳴得意,不掉入我慢的陷阱中,立即回說:「無生豈有意耶?」這可高明啊!六祖看他機鋒縱橫,便再與他接應一下,問:「無意誰當分別?」一直要逼他露餡,現出我相,可是永嘉大師己了我相,破了我執,說:「分別亦非意。」意思等於是在說:佛法講的是心「善能分別一切法,於第一義而不動」,你人雖在講話中分別事理,但講歸講、分別歸分別,這意可從來未真動過的,不被所分別的事理妨礙到。

      六祖與永嘉大師第二次對論到了這裏,六祖便說:「善哉!小留一宿。」認為永嘉大師於道已徹了,邀他住一個晚上再回去。永嘉大師這時當然也就順應六祖這位大善知識的好意住了下來。後來這個故事被後人以「一宿覺」的公案傳為美談。

      永嘉大師從六祖那邊回去以後,就寫下了禪門赫赫有名的《証道歌》,以及《永嘉大師禪宗集》的一些法語。個人對一千八百一十三個字的《証道歌》非常喜歡,曾多次研讀,全文可說字字珠璣含光,句句透頂透底,希望日後有緣與同道一起探討,直覷上禪真章,不亦快哉!






-

返回列表

站長推薦 關閉


懷師開示《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的重要性/古國治 先生

南懷瑾先生開示《淨念相繼與如何往生淨土》的重要性 古國治 先生 南懷瑾文教基金會最近發佈了懷師于2012年2月2日的開示,這段開示對學佛修行而言,非常重 ...


查看